2018-08-09 21:24:37聖天使

如何從“受害者”,轉變成“自我掌控者”?




在我們的生命過往中,有許多時候我們會認為自己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覺得自己在很多的事情中受到了傷害。在家庭中,也常常可以見到這樣的受害者形象,一般以母親常見,比如母親經常抱怨指責而喋喋不休,或者父親暴躁蠻橫又冷漠無情,這都會讓伴侶和孩子苦不堪言,喪失家庭生活的幸福感。

 
另外,還有的人會成為家庭暴力中的受害者,他們總是容易引發伴侶對自己的肉體或精神的虐待與傷害。在諮詢中常見這樣的個案,比如有的女性嫁給一個挺老實的男人,卻在婚後屢遭家暴,而詳細瞭解中,總會發現,其實是這種受害者女性會不停地挑動矛盾,比如在爭吵時,她會憤怒地把頭伸向男人,罵他,並叫嚷:“打啊!


有種你就打,不打死我不算男人!”等等,諸如此類。於是,男人就伸手打了女人。既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第三次。這個女人愈加確定了自己是個受害者,“你們看看,我老公打我,我多可憐啊,我是一個受害者!”

 
如果最後離婚了,這個男人也許再找一個人,並不是受害者類型的女性,他可能再也不會打老婆;而這個受害者女人再找一個男人,可能這個男人從來不打女人,但與她結婚之後,不久就開始動手打她了。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呢?是一種什麼樣的思維模式和習性導致的我們感受到自己受傷的狀態呢?


通常,受害者總是會找到施害者,因為只有遇到施害者,他們才能成為受害者,如果沒有施害者,那製造一個並不是什麼難事。只要用特定的方式相處,對方也會學習用特定的回應來對待你。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信念系統。我們的信念系統裡會認為,這個人應該是這樣的!那件事兒應該是那樣的......所有的信念系統裡面,我們認為的就成了自己人生的標準。一旦不符合自己人生的標準,我們心裡就會產生種種的情緒。那麼,受害者的這種狀態,自然而然的就發生啦!

 
可是我們能否問問自己。那些事情的真相真的是這樣嗎?什麼樣的模式,會創造受害者和施害者呢?

我是無辜的,一切問題是別人導致的,我才不會為這事買單 

每一件事情都有內外兩種歸因系統,一件不舒服的事情發生了,有些人會指責自己,有些人會指責他人。而在受害者模式的歸因體系裏,一切的問題都是別人導致的,與自己無關。

當一個人執著於外界或別人的錯誤時,其實他在幻想外界或別人改變,為他的不如意負責,而不是自己為自己負責。

 
可是外界能夠承擔的錯誤,大多數情況下只會是一部分,如果雙方都是外歸因的人,就會卡在這個事件上,各自企圖把自己歸入受害者,而把對方歸為施害者,這時,關係就會惡劣,一方力量較弱的人,最終不得不接受這種罪惡感。但是也會排斥和憤怒,因為他也覺得這不是他的錯,不該他來背鍋。對於事件和關係,他們會保持長期滿滿的憤慨。




 
我是受害者,我永遠沒有錯,我早知道事情會這樣運轉

我們幾乎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認為,“我能控制我的人生,我能左右世界”。伴隨這種自戀感的,還有一個很少為人所察覺的內心預言:“我早就知道事情會這樣運轉的”。

 
健康的家庭培養出來的積極人格的孩子,他所感覺到的“我早知道事情會這樣”,通常事件會指向積極的、良性的一面。比如“我早知道我是幸運的,所有人都會來幫我,事情就會很順利的解決,我總是遇到好人”等等 。

 
但是在另一些家庭模式中,父母會駁回孩子的需要,並加以指責,使孩子失望或乾脆毫無興趣。當孩子表現好時,父母自豪,當孩子不好時,父母會大怒。而曾經一度體驗到母愛,很快又失去母愛的孩子,在今後的成長過程中,他們對自己缺乏信心。


他們渴望別人的愛,永不滿足地尋求著他人的讚美,卻不敢相信別人真的會愛他。他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想證明自己是可愛的。面對自己的缺點和不足,他們聽不得別人的批評,不能承受小的挫折和失敗。他們給自己樹立極高的理想和行為標準,而這樣的標準往往是許多人人都難以實現的。

 
在堅持"高標準、嚴要求"的早期階段,他們可能比一般人做得更好。小的目標達到之後,他們還會提出更高的目標,直到把自己徹底挫敗為止。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擔心自己不夠可愛,會被他人所遺棄。

 
一部分在這種家庭教養模式長大下的人,他們使用“受害者模式”的防禦,藉以維持自己虛假的自戀———-我是個受害者,我永遠沒有錯。我是對的,我是好人

,我就知道是你們的問題,總有刁民想害朕!

  


獲得無條件的關注,會逐漸貪戀這種模式帶來的好處

處於受害者模式的人經常容易獲得別人的同情,關注、安慰,甚至遇到願意無條件幫助自己的人。所以,以至於“當弱者”不知不覺就成了一些人獲取關注和愛的途徑。

 
另外這些人,還可以趁機擺脫掉一些本該具有的潛在的競爭:“他已經這樣子了,我總要讓著他一些吧。我怎麼好意思跟他競爭。”“算了,算了,他已經這麼悲慘了,我退出了。”

 
一旦一個人養成了以受害者模式換取別人的同情、安慰、關注甚至幫助的模式,他就很難再通過正常的途徑去獲取應有的收益,尤其是當一個人以這個模式沾沾自喜時。

 
他會貪戀人們因為同情而送給他們的關注和支持,從而很難再通過正常的途徑去獲得因為自己能力而帶來的人們的佩服、尊敬和感激。

任何一種心理模式都能給人帶來好處,即便是不夠良好的模式,也會有一些潛在的好處。

 
如果看不到這些好處,不承認自己享受了這些好處,並且沒有毅力和堅定的要跟這些所謂的好處說再見的心,就很難擺脫掉原來模式的制約。

 
如何從“受害者”,轉變成“自我掌控者”?

生命的本質是需要適應的,沒有必須的體諒,甚至沒有必須的道歉。


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每一件事負起責任,就算錯在他人也要對自己負責。負責真正的意思是,並不是要我們逆來順受,而是,我能做的是止損、儘快修整好你自己,評估關係是否還有必要維護或磨合,然後思考如何向前進,繼續生活。

 
除了我們自己,沒人該對我們心裡被傷害的感覺負責。幫助自己的方法:

找到自己的最受害,最無力的情景,您最容易抱怨什麼人?在什麼時候? 如果這個人不在了,沒有人承接你的抱怨,你會做點什麼讓自己的傷口好一些。

 
 很多受害者喜歡一次次的重複受害經歷,留意到這個傾向,並停止它。 如果要重複,可以補充受害經歷中,自己要負責的部分,並完善自己會做點什麼讓自己讓自己不再受傷,過得更好。

 
好奇一下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這件事情完全不受你控制的? 什麼時候你在關係和事件中停止了動作,做了放棄。在生活中間嘗試留意一下:有沒有和你一樣境況的人,卻有不同的反饋模式? 

 
積極尋找下一步你可以做的事情,而不是關注那些你不能做的事情。 

找到一個安全的方式來宣洩自己的情緒,鍛鍊、做點喜歡的事都是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