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9 19:10:19聖天使

面對機器人的“求生欲”,你會怎麼辦?研究表明很多人屈服了

如果機器人向你乞求:“請別關掉我,我怕黑。”你會繼續拔掉這個機器人的電源嗎?
 
目前與人類社交互動的機器人越來越普遍,比如機器人可以做前台接待員、導遊、保安和搬運工人。不過針對“視機器人為機器”這件事來說,人們能做到多好呢?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人類其實做的並不好。有關研究多次表明,我們很容易受到來自機器的社會暗示的影響,而最近德國的一項實驗說明,如果機器人向人類乞求不要關閉電源,人類甚至不會關掉它。
 
 
                                          
 
                   圖 | Nao 機器人,與實驗中用於研究的機器人模型相同。(圖片來源:Wikipedia)
 
 
這項工作發表於開放期刊《PLOS One》,有 89 名志願者在 Nao 這個小型人形機器人的幫助下,完成指定的一系列任務。參與者被告知,這些任務(包括回答一些是否類問題,如“你喜歡意大利麵或比薩餅嗎?”或者組織每週的時間表)是用於提高 Nao 的算法能力的。但這些只是表面的目的,真正的測試是在完成上述任務後,參與者被要求關閉這些機器人。
 
 
在大約一半的實驗中,機器人抗議,告訴參與者它怕黑,甚至乞求:“不!請不要關掉我!”當發生這種情況時,人類志願者可能會拒絶關閉機器人。在聽到 Nao 的請求的 43 名志願者中,有 13 人拒絶了。與那些沒有聽到絶望的哭聲的人相比,剩下的 30 人平均需要兩倍的時間(來關閉機器人)。(可以參考美劇 The Good Place 中 Chidi 殺死(關掉)Janet 的場景)
 
 
  

 
圖 | 實驗過程的照片。在被要求關閉機器之前,參與者必須完成與 Nao 機器人的一系列任務。(圖片來源:Aike Horstmann 等)
 
 
當對他們的行為進行詢問時,拒絶關閉機器人的參與者給出了一些理由。有人說他們對這些請求感到驚訝; 另一些人說,他們害怕他們會做錯什麼。但最常見的反應只是機器人說它不想被關閉,所以他們為什麼要拒絶呢?
 
 
正如該研究的作者所寫:“根據拒絶關閉的人的意見,人們傾向於將機器人視為一個真實的人,而不僅僅是機器,通過遵循或至少考慮遵循其要求保持開啟狀態。”
 
 
他們說,這一發現建立在一個被稱為“媒體等同”的更大理論的基礎上。這是在 1996 年由兩位心理學家 Byron Reeves 和 Clifford Nass 出版的同名書中建立的。Reeves 和 Nass 認為,人類會傾向於將非人類媒體(包括電視,電影,電腦和機器人)視為人類。Reeves 和 Nass 說,我們與機器交談,與收音機辯論,與計算機互動,(本質上是社會性的和自然的)。
 
 


 
                  圖 | 參與者在研究中沒有關閉機器人的各種理由。(圖片來源:Aike Horstmann 等)
 
 
此後的各種研究表明,這一理論如何影響我們的行為,尤其是涉及與機器人的互動時。例如,我們更喜歡與我們人格類型相同的機器人進行交互,並且我們很樂意將機器與性別刻板印象聯繫起來。在與機器人交互時,可以觀察到所謂的“互惠規則”(意思是當他們對我們好的時候我們往往對他們也很好),如果機器人作為一個權威人物呈現,人類甚至會接受一個命令。
 
 
“現在和將來,”2006 年有一個學者團隊寫道,“人與人之間的交互和人與機器之間的交互之間的差異性會越來越小”。
 
 
這一工作並非是第一次關於“機器人乞求不想死”的情景的研究。2007 年也進行過類似的研究,一個類似於貓的機器人也乞求生命。參與者被迫通過觀察科學家和其他所有人的行為來做到這一點(關閉機器人)——在此之前他們的內心做了激烈的思想鬥爭。
 
 
在實驗的視頻片段中,機器人問志願者:“你不會真的關掉我,對嗎?”人類說道:“不,我會(關掉你)的!”——不過他們並沒有做到。
 
 
本文於 7 月 31 日發佈,這項新研究以此前的工作為基礎,使用了更多的參與者。它還測試了如果機器人在乞求不被關閉之前被證明具有社交技能,是否會對結果有所影響。在某些試驗中,Nao 向人類志願者表達了意見,講了笑話,並分享了個人信息。令人驚訝的是,這種社交行為並沒有對志願者是否關閉 Nao 產生巨大影響。
 
 
那麼這些結果對處於未來充滿機器的世界的人們意味著什麼呢?我們是否注定要被有能力按下按鈕、具有複雜社交能力的機器人操縱?負責這項新研究的杜伊斯堡-埃森大學博士生 Aike Horstmann 說,這當然值得注意。但是,她說,這不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我聽到這種擔心很多,”Horstmann 說。“但我認為這只是我們必須習慣的事情。媒體等同理論表明我們對機器人的反應是一種社會性的反應,因為幾十萬年來,我們是地球上唯一的社會性生物。現在我們不是了,我們必須適應它。這是一種無意識的反應,但它可以改變。”
 
換句話說:我們得習慣於關閉機器,即使機器不喜歡這樣。它們是矽和電,不是血與肉。-----(DeepTech深科技)
 
-End-
 
編輯:李根
 
校審:戴青
 
參考:https://www.theverge.com/2018/8/2/17642868/robots-turn-off-beg-not-to-empathy-media-equ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