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3 21:47:23聖天使

痛苦的根源




痛苦是人生必然會遭遇的事情。有的因為貧窮而痛苦,有的因為情感而痛苦,有的因為疾病而痛苦,有的因為權利而痛苦,有的因為自由而痛苦等等。在痛苦面前,人們習慣於就事論事,對每一種痛苦的到來都採用相應的方式竭力逃避、擺脫痛苦。既然有應對之策,說明很多人在感受到痛苦後,都知道為什麼會痛苦。但是,痛苦的根源是什麼呢?大概很少有人會認真地思索這個問題。


  我們來看看世俗的觀念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常人都認為人生來的目的就是不斷地追求幸福,但追求的過程不會是一帆風順的,常常因為內在的或外在的因素等原因,造成阻力、困難、打擊時刻伴隨,當幸福無法實現或與意願相差太大時,就會感覺到痛苦。這裡的痛苦即有物質的也有精神的,失去了幸福就是痛苦,至於是物質方面還是精神方面,完全取決於一個人的價值觀和人生觀。


  和世俗觀念不同的是宗教。佛教對痛苦的理解自成體系。我們從佛教的史獻中可以發現,釋迦牟尼佛陀創立佛教學說的出發點,就是通過宣傳教義,使世人擺脫痛苦。佛家認為痛苦的根源是慾望,來源於無法滿足的慾望。因此佛家說,擺脫痛苦的方法是節制,節制不易滿足的慾望。


一個正常的人,當它解決了最基本的生存問題的時候,就會繼續創造更為優越的生活,也就是常言所說的提高生活質量,這是十分正常而又合理的意願。但若想提高生活質量,必須要付出更大的辛苦與努力,而當其再度實現的時候,會再次確定新的更高的目標,幸福的標準將會隨著問題的不斷解決,而不斷轉變或提高,也就是說慾望和貪念是很難得到最終的滿足。


而在追求各個目標的過程中,並不一定皆能實現,因此痛苦的來臨是遲早的事情。甚至在《佛說痛苦的根源是什麼?》一文中認為“ 天下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有這個肉身啊。饑渴、寒熱、嗔恚、驚怖、色慾、怨禍,都是因為這個身體而導致的。執著身見就是執著我見,也就是常說的身執、我執。身執就是眾苦之本,就是禍患的源頭。之所以勞心勞力,費盡心機,憂愁畏懼,相互殘殺,被我執束縛,流轉生死,輪迴不息,都是由於執著有身啊。要想離開世間的眾苦,應當追求涅槃寂滅之樂。”





  不管是世俗的還是宗教的,他們對痛苦所表示的觀點,都有一定的道理。下面根據我們所掌握的佛法理論,同樣也來對痛苦做一個解釋。要理解清楚痛苦的根源究竟來自哪裡?我們先得從人的慾望說起。慾望是世界上所有動物最原始的、最基本的一種本能。


從人的角度講是心理到身體的一種渴望、滿足,它是一切動物存在必不可少的需求,一切動物最基本的慾望就是生存與存在。人類的慾望是由人的本性產生的想達到某種目的的要求,慾望本無善惡之分,就像任何的存在一樣,是存在都是合理的,本無對錯之分。但是,我們生活的環境並不是一個圓滿的世界,而是一個相對論世界,所以就有了善與惡、對與錯之分。慾望,作為生命來到世界最基本的本能(事物),根據我們的二元四象理論,它和生命萬物一樣,同樣具有它最基本的二種(二元)屬性。


  一種是事物的對立屬性,慾望在相對論世界的對立屬性就是幸福(快樂)與痛苦;即幸福是相對於痛苦而存在,痛苦是相對於幸福而存在。幸福和痛苦是人慾望的一分為二,一個人幸福多了,痛苦就會少了;痛苦增加了,幸福就會變少。另一種屬性是事物的本質與形式層次屬性,慾望為本質,它的表現形式就是幸福與痛苦。本質與形式構成的是事物的層次關係,本質為上,形式為下。


  通過對事物二種屬性的分析,其實已經清楚地告訴我們:幸福與痛苦是一對同等的,極性相反的矛盾體,不過它們的本質是一致的,就是人的慾望,也就是說,幸福和痛苦一樣,它們的根源就是人的慾望。既然都是慾望,又為什麼會產生二種不同的生命感知呢?合理地控制慾望就是幸福;過度的慾望就是痛苦。


這裡的合理控制及過度怎麼體現出來呢?幸福與痛苦是一對矛盾,矛盾的存在有二種形式,一是鬥爭,另一是平衡。過度慾望必然會導致鬥爭,鬥爭意味著就是分裂、你爭我奪,意味著專制和不平等;所以鬥爭帶來的必然就是痛苦。合理控制就是平衡,平衡意味著就是利益共享的整體觀念,互助互愛,意味著節制和“知足者常樂”。





  事實上在相對論世界,要達成慾望的平衡關係是十分困難的。因為“生死根本,欲為第一”,慾望的組成部分,這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慾望是本能的一種釋放形式,構成了人類行為最內在與最基本的要素。在慾望的推動下,人不斷佔有客觀的對象,從而同自然環境和社會形成了一定的關係。通過慾望或多或少的滿足,人作為主體把握著客體與環境,和客體及環境取得統一。


在這個意義上,慾望是人改造世界也改造自己的根本動力,從而也是人類進化、社會發展與歷史進步的動力。在這個過程中,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並不會滿足於“知足者常樂”的“消極”狀態,而是盡一切的力量去推動物質文明的發展,甚至像凱恩斯主義這類透支經濟將大行其道。所以,就會出現佛陀所言的:人類絶不會停留在即時幸福的滿足上,因此痛苦的來臨是遲早的事情。要徹底擺脫痛苦,只有放棄這個人身,走向涅槃!


  這裡的“放棄人身走向涅槃”實際上說的是慾望的層次論,也就是幸福與痛苦的層次關係。就是說,我們面對的痛苦實質上有二種,一種處在二元對立世界,始終和幸福膠結在一起,始終和幸福互變存在,這時,慾望通常不是幸福的源,而是一切痛苦的根。一個慾望滿足了,馬上會產生新的慾望,就像一個人,滿足了可以隨便吃喝的慾望,又會產生睡懶覺慾望,周而複始,無窮無盡。還有一種就是從人性慾望中解脫出來,即進化生命的層次,這樣才能根治由慾望造成的一切痛苦!這就是從鬥爭的幸福痛苦走向層次晉陞的幸福痛苦,即限制鬥爭,倡導平衡。


  印度20世紀偉大的哲學家、心靈導師克里希那穆提說過:“對慾望不理解,人就永遠不能從桎梏和恐懼中解脫出來。如果你摧毀了你的慾望,可能你也摧毀了你的生活。如果你扭曲它,壓制它,你摧毀的可能是非凡之美。”這就是說我們要在這個二元世界生活,就無法拒絶慾望,也就是無法拒絶幸福與痛苦的並行同在,但是,我們可以做到認清慾望的負面作用,不被過度的慾望牽著鼻子走,這樣,我們就能實現多一份幸福,少一份痛苦。或者可以說,幸福其實就是一種感覺,一個總是覺得很痛苦的人,往往就是把幸福的底線畫得太高的人,期望值過高,慾望太大,結果與現實產生較大差距,於是痛苦就降臨了。


  同時,在認可無法避免的二元對立衝突中,更應該不斷地提高層次概念的宇宙觀認識,從低層次的幸福痛苦觀走向高層次的幸福痛苦觀,即要做到控制慾望,認清痛苦的根源在於人對慾望的放縱;更要做到主動地提升慾望的靈性層次,從幸福這方面來遏制痛苦的產生,懂得幸福的根源在於做人願意為他人付出,懂得幸福從分享開始,為人著想也懂得分享幸福給身邊的人,自己才會真正的幸福!只有當幸福經常伴隨著我們的時候,痛苦自然也就失去了它的地盤。----- (張工/ 佛學新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