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3 07:04:27聖天使

99%的善良,發生在你看不見的地方




99%的善良,發生在你看不見的地方
文/牛皮明明


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有權利做高尚者,也有權利做卑鄙者。

善良,從來只是人性的選擇。

哪怕,發生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

01

1988年,BBC的演播廳裡,一位79歲的老人受邀參加一檔節目。

他平靜地坐在觀眾席第一排,眯起眼睛,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

突然,他身邊的觀眾全都站起來,一齊望向他。

沒有一個人說話。他們只是默默地、微笑著注視著眼前的這位長者。
 
 
99%的善良,發生在你看不見的地方

老人整個人一下懵了,他詫異地回過頭,還沒搞懂現場發生了什麼。

沉默了幾分鐘之後,演播廳裡忽然掌聲雷動,全場向他致敬,掌聲經久不息。

原來,老人身上隱藏了一個巨大的秘密。整整50年,除了他自己,沒有一個人知道。

這是一個足夠漫長的故事,漫長到,要回到硝煙瀰漫的上個世紀。

老人名叫 尼古拉斯 · 溫頓。1938年,他還只是一個29歲的普通英國青年,卻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從死人堆裡救出幾百條生命!

在戰亂中,他悄悄幫助669個捷克兒童逃出納粹集中營,安排8趟列車將他們送往英國,拿出全部積蓄,為他們找好新的家庭,讓這些孩子活下去。





1939年,在倫敦車站,一位記者無意中拍攝到溫頓與獲救孩子的畫面

以一己之力拯救669條生命,最黑暗的時代裡,溫頓讓人性的光輝發亮到極致。

但他把卻這段故事和全部資料都鎖進一個箱子,隨手一扔,扔到地下室一個積灰的角落裡。

整整50年,他沒有跟任何人提過這件事,哪怕是最親密的人也隻字不談。他把自己隱藏在人群中,彷彿地球上這個故事從未發生過。

永遠消失了一般……

直到1988年,溫頓的妻子在打掃地下室時,不小心踢到了一個舊箱子。當她打開箱子,看到裡面一張張孩子的照片、一沓沓獲救名單,這扇秘密的門才終於被打開。

打開時,門外站著的全是淚流滿面的人。





當年獲救兒童的資料

秘密揭曉,榮譽瞬間湧來。英國女王親自封他為勛爵,捷克領導人授予他最高榮譽,倫敦車站為他塑起雕像,甚至太空中的一顆行星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溫頓卻一如往常平靜。

“做好事,不是為了讓人知道。我不是故意保密,我只是沒說而已。”

BBC得知此事後,邀請溫頓來參加一檔電視節目。

主持人在台上慢慢地講述當年的故事,忽然,她提高音量,衝著觀眾席喊:“請問,現場有誰是溫頓先生救過的孩子?”

嘩啦一聲——

在場的所有觀眾,齊刷刷地全部站了起來!
 
 





那一刻,彷彿全世界都記著,他自己卻忘了。

當年那些一臉迷茫走下火車的孩子們,如今都已年過百半,白髮蒼蒼。

這50年來,他們甚至都不知道有這樣一個人,曾為了讓他們活下去,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對抗一整個時代的黑暗。在點亮他們的生命後,又悄悄地藏身暗處。





2015年,溫頓先生安詳離世,享年106歲。

在善良的路上,可能孤軍奮戰,可能越走越孤單。

但它仍然,永遠都值得我們選擇。

因為,你終究會因為選擇善良,得到靈魂的寧靜。

02

這世上,有人使勁表演善良,想要感動別人;也有人輕描淡寫,害怕感動中國。

記者柴靜曾經這樣形容一個人:“他成為了我的精神支柱。面對他,我土崩瓦解……”

柴靜口中的“ 他 ”,是一個德國小夥子,卻選擇呆在中國廣西的一個小山村裡支教,一呆就是十幾年。





2001年的夏天,廣西的一個小山村裡來了一位金髮碧眼的外國小夥。村民們嚇了一跳:“這是什麼爛仔,頭髮咋這顏色兒?”

“爛仔”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盧安克。

盧安克很忙。他跑來跑去,一會兒租房子,一會兒搬桌子。忙完了,他拍拍身上的灰,用帶著口音的中文跟村民說:我要辦學校!

這是一塊貧瘠的土壤,不通公路,不通電話。

盧安克卻選擇在貧瘠裡紮根,辦學,講課,不收錢。

他講天文地理,講數學英語,講逸聞趣事,講生活哲理。這些對大山裡的孩子來說,簡直就是天上下起珠寶的傾盆大雨。

村民們不再喊他“爛仔”,見了面總是親切地招呼一聲:“欸!洋雷鋒!”





盧安克覺得,農村教育最大的問題,不是沒有錢,而是沒有家人陪在孩子身邊。

他經常去學生家裡,幫他們做飯、做家務;放學後,他和孩子們一起爬樹、放牛;下雨的時候大家一起挖泥鰍,抱成一團在泥塘裡打滾。

孩子們跟他親得要命。在向別人介紹他時,爬到他身上,用手勾住他的脖子:

“這個是老盧!我老爸!”





縣裡幹部聽說了這件事,立即“高度重視”起來:讓一個外國人在這過苦日子,實在沒面子。他們給盧安克在別處找了份工作,還安排好了住處。

盧安克堅決不答應,偷偷搬了家,怕領導上門“慰問”。

既然他不走,領導們又想出另外一個法子:讓他留下,靠他出名,讓他掛上紅綢子上電視!

盧安克嚇壞了,躲到學生家裡不敢出門。有人推舉他為《感動中國》候選人,他一聽說就趕緊給評選委員會寫信,說可千萬別選自己。

“ 我不要出名,出名會影響我的工作,會傷害我的學生。”

“ 我害怕感動中國,只能是中國感動我。” 





他拒絶所有的記者,唯獨接受了柴靜的採訪。只因柴靜說了一句:“我不會把你塑造成名人。”

當被問到為什麼這麼做時,這個德國青年笑了笑,露出一排整潔的牙齒,什麼都沒說。

王小波講過一個故事。有人問一個登山者:你為什麼要爬山?他回答說:不為什麼,因為山在這裡。

山在這裡,盧安克就留在這裡。

他沒有襪子,因為大山裡買不到45碼的尺寸。

他沒有孩子,但這裡所有的孩子都叫他爸爸。

他沒有依靠,卻把一輩子,都交給了一座山。

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德國人,在中國最偏遠的一塊土地上做的事。





在盧安克身上,最動人的不是“外國小夥在中國”,也不是“關注農村教育,關愛留守兒童。”

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碰觸另一朵雲,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

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最純粹、最本真、最無功利的善意。

全世界都忙著趕路,忙著快速蒼老,一不小心就丟失了善良。

而盧安克的善良,正給了那些步履匆匆的人一顆定心丹。

“安靜一些,我怕驚動我所愛。”

03

有位漫畫家畫過這樣一張圖——

井裡的人伸手求助,井外的人出手相救,但相隔太遠根本夠不到。

井旁邊,一架梯子正尷尬地躺在地上。





有時,向你伸出手的,並不是真正的朋友。

擺在眼前的幫助,不一定是真正的善意。

吳孟達和周潤發是少年好友,出道前兩人天天呆一塊兒,人生須盡歡,喝酒侃大山。

後來20多歲的吳孟達跑龍套跑成了經典,迅速躥紅兩岸。

人一旦被名利誘惑,就如同向惡魔問路,走著走著就到了地獄門口。

吳孟達開始沉迷酒色和賭博,工作敷衍了事,最終親手毀掉了剛起步的事業,而且還欠下30萬元巨款。

這時,他的鐵哥們兒周潤發因為出演了《上海灘》中的許文強,仕途一路飆升。




周潤發平時慷慨仗義,拿出30萬對他來說並不難。於是吳孟達立馬跑去跟他借錢。

沒想到周潤發一塊錢都沒給,只甩給他5個字:

“ 你自己解決!”

吳孟達寒透了心。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卻不肯伸手幫他一把,算什麼朋友?

他恨死了周潤發,發誓跟他“老死不相往來”。





就在走投無路的時候,一直沒有片約的吳孟達突然被導演邀請去拍電影。吳孟達大喜,抓住機會拚命磨練演技。

電影拍完後大獲好評,吳孟達不僅還清了債務,還一舉拿下當年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頒獎現場,周潤發也在台下。吳孟達瞥了他一眼,沒理,只顧著嚮導演表達感激之情。導演卻突然說了一句:你最應該感謝的不是我呀……

原來,當年嚮導演大力舉薦吳孟達的,正是周潤發!

吳孟達的視線模糊了。他曾經以為自己看透了人性,原來只是沒讀懂朋友的善意。

他終於明白,如果當時周潤發拿出了那30萬給他,他還是會在賭場上輸光,還是會在夜店喝到爛醉,還是會在墮落的深淵裡,永遠都爬不起來。

“ 可憐的處境不會帶來救助,只有堅韌不屈才能博得尊敬。”

——這才是當年那個最好的哥們兒,真正想要告訴他的話!





有一種善意,是可以劈頭蓋臉罵你,卻默默無聞幫你收拾殘局。

善良,不是急著滿足自己的心願,也不是為了迎合他人的慾望。

愛與善,不僅是情感,更是能力。

在磨損的成年人的世界裡 ,表達善意最體面的方式,不是居高臨下地同情施捨,而是不動聲色地,維護他的尊嚴。

04

一位母親從農村嫁到城市,每年回老家見朋友時,都會摘下耳環、項鏈,換上最普通的粗布衣裳。

一個孩子看到另一個孩子坐著輪椅,沒有指指點點,只是不在他面前蹦蹦跳跳。

一位車主看到路邊有一對母女,沒有高聲鳴笛,停下來讓她們先走。走到路中央時,孩子忽然向他鞠了一躬,開心地衝他揮揮手。

 



每一件小事裡,都有一個善意的選擇。

並不是拯救地球才算善良,救人一命才算善良,捨己為人才算善良,千金散盡才算善良。

看到陌生人出糗時,裝作沒看見,就是善良;

讓座以後離開原地,多走幾步,就是善良;

別人生病休養,不在他疲憊時突然探訪,就是善良;

看到旁人落淚,少問幾句“怎麼了”,也是善良。

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

比起轟轟烈烈的壯舉,善良更多時候是不動聲色,是恰到好處。

它不能給你帶來任何物質的回報,也不會讓你一夜成名變成偉人,但卻可以讓你心安,理得。
       
05

國內某平台上,有個“大善人”直播給山區人民發錢。

他把一張張人民幣粗暴地塞到他們手中,為了直播效果,甚至往他們臉上抹泥,恨不得從屏幕里長出一隻手,從你眼中擰出眼淚來。

直播一結束,他居然又把錢全都收了回去!

一個吵鬧的世界,有一幫作秀的人,即使戴上花冠,也露不出善良的臉。

當他們靠近,總是鑼鼓喧天,熱鬧非凡;

當他們離開,除了憑添一道傷疤,什麼都留不下。

在蘇州,有一對80多歲的老夫妻,一直悄悄資助一個叫周驀的大學生。

周驀從未見過他們,只知道他們曾是蘇州一所大學的教授。畢業那年,學校組織了一場“困難生畢業見面會”,邀請兩位老人前去參加。

那天,兩位老人並沒有出現。代替他們來到周驀面前的,是一封祝福信:

“ 孩子,不見面,是不願你思想上有負擔。唯一希望你健康成長,做個善良的人。 ”

有一種善良,無名可顯,無話可講,永遠不願張揚。

不惹眼,不鬧騰,也不勉強自己,在不動聲色的善良裡,凝視人心。

雨降落給壞人和好人,陽光也溫暖壞人和好人。

對於我們每個人而言,都有權利做高尚者,也有權利做卑鄙者。

我們每個人都參與著這個時代,經歷著這個時代。

這個世界發生的每一件事,我們不僅僅是聽眾,還可以參與其中。

善良,從來只是人性的選擇。哪怕,發生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

謝謝人世間,所有不動聲色的善良!-----(來源公號:聽明明吹牛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