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2 07:48:12orangebach

1/11耶路撒冷弦樂四重奏

昨天去聽了耶路撒冷弦樂四重奏的演出,水準以上的四重奏,十分訓練有素。我對四重奏的重點放在:一致性、均衡度和音色,其他屬於個別團體的個別性格,牽扯到喜好度,屬於另外一個向度的探討了。


耶路撒冷昨天的曲目包括:
貝多芬16號弦樂四重奏op135
楊納捷克一號弦樂四重奏「克羅采」
德弗札克13號弦樂四重奏。


曲目是滿適當的組合,有助於展現弦樂四重奏團體的一致性、均衡度和音色;惟我對昨天三曲目不熟,只能說有一點浮面的感受,談不上有所洞察。印象最深刻是楊納傑克的曲子,這首曲子戲劇性非常強,簡直像一齣電影直接在眼前上演,這種有畫面的弦樂四重奏曲子,對我是第一次體會。


整體而言,昨天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們的音色。曾經有人跟我提過,猶太人對於拉小提琴特別擅長,還舉了好幾個猶太裔小提琴家的例子,包括帕爾曼,由於那人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我也就當一個順口溜把它記憶下來。也許是真的,昨天晚上的音色真是令人驚異:純淨、均勻、穩定、音量充沛,加上彼此的一致性,特別在貝多芬、德佛札克曲目裡的慢板,在演奏長而舒緩的樂句時,真是有凍結時光、只剩音樂的美好。


我也喜歡他們的默契和配合,就是讓你覺得they are a team,不是四個人。仔細聽每個樂器都有相當的性格和表現,配合起來就是一體中又錯落有致,這是一個成熟的弦樂四重奏該有的專業素養和要求。


然世事古難全。也許耶路撒冷強調音色和和諧(如同Emerson SQ),也許猶太人民族性格使然,又也許是它們對於曲目的觀點如此,我個人私心期待他們在氛圍強度上可以再激烈些,情緒可以再破框一點;昨晚美則美矣,總是有一種他們多少被限制住的感覺。我覺得這是每個弦樂四重奏都需面對的矛盾所在:諧和的整體感 (音樂的深度)vs 情緒的穿透力 (現場氛圍的廣度),往任何一邊多靠攏一點,都有拖垮一首曲子的風險,但是play safe又落入弦樂四重奏的窠臼--溫和溫暖親密的私音樂,沒有辦法outstanding;要outstanding一種方法是把任何一端做到極致,諸如Emerson,四把琴拉起來就是一把琴,但曲目滿受限,又諸如Borodin,超強情緒穿透力,可是犧牲了音色。此事古難全,完全看一個四重奏的美學價值觀是甚麼,決定了詮釋策略,最終如何執行。


演出結束時的鼓掌,我意外想起一位罹患肺腺癌又中風的老友,幾天前他告訴我一件開心的事情:早上打死了一隻蚊子。他說,我一定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這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但對中風多次,雙手不太聽使喚、打字以語音輸入為主的他來說,歷經多次拍手時左右手錯過,被蚊子嘲笑,今天能打死一隻蚊子是多麼大的進步,因此他特別與我分享這件樂事。


朋友的樂事,的確讓我更珍惜鼓掌,昨晚鼓掌有認真一點。


最後這段很跳tone。


By the way,某天上午在出清存貨時,在臉書上看了一段王宇佳的演奏,我發現我真的滿討厭她,抱歉討厭理由很膚淺,我無法認同她的舞台穿著,臉書上留言也相當兩極--談論她的服裝和技巧。當然往好處想,其實引發話題和感受就是成功的表演,所以純粹是出於個人觀感我無法認同,並且我認為她的服裝影響到我對她專業度的觀感,因此也就更無法接受。


我並不希望自己因為服裝而把專業混為一談,但我知道我受到影響,我因此選擇多數時間略過不看也少聽為妙。


不過,我也承認如果有機會去到現場,我會去至少看一次她的現場,我必須要確認露背和露到大腿根部的演出服裝,究竟是不是會讓人分心,以及穿高跟鞋踩延音踏瓣,究竟是不是會喪失靈敏度,對實際演出的影響是如何。這些疑點必須要現場確認才行。


上一篇:不甚營養的文章

下一篇:關於Elton Jo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