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08:48:15小鳳

異樣目光的回應

  異樣目光的回應

  /林玉鳳

                          跟幾位仍在英國的朋友視像通話,了解他們的近況。一位本身是法國人但在倫敦工作的朋友,因為太太是澳門人,所以他比較早接受其他人戴口罩上街,但要他自己戴上口罩,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然而,有一天他乘地鐵上下班以後,覺得自己有可能發燒,於是突然生出外出應該戴口罩的念頭。問他不怕在街上被人歧視嗎?他說想了幾天後,覺得既然看到電視新聞中的意大利,由原來沒有人戴口罩到鏡頭下人人都戴上口罩,令他相信戴口罩防疫是有用的。更重要的是,“命是我自己的,只要那些歧視的眼神,沒有連帶任何暴力,我根本不需要理會,更不會因為別人的異樣眼光而摘下口罩”。只是,如今他根本買不到口罩,用的是專門設計給騎單車時用來阻擋廢氣的。

                   聽他這樣說,倒想起自己小時候常常怕別人說什麼什麼,結果天氣冷了不敢添衣,熱了也不敢脫掉外套,很多小病都是這樣來的。爆發“沙士”那一年,疫情過後校園重開,我到了北京上學。那時北京的春天仍然寒冷,我常因日夜溫差而生病。隔天的溫差也較大,天氣熱了,大家穿單衣,我還是穿羽絨服。從前人家一說還穿那麼多衣服,我就不好意思地脫去外套,或一經朋友取笑,我就穿少一點。那一年,因為很擔心要去醫院,所以鐵了心跟自己說:“如果病了要進醫院,那個人一定是我,而不會是街上看着我的那些人,或那幾個取笑我穿得多衣服的朋友。為了自己的健康,覺得要穿多少就穿多少。”

                 是啊,在外地的朋友們,千萬不要怕別人的奇異眼光,身體是自己的,向那些戴自製礦泉水瓶防病菌的朋友學習吧,那種姿態就是:“命是我的,你要笑就回去笑吧!”

 

: 原載20200326日澳門日報「亂世備忘」專欄

:https://s.newtalk.tw/album/news/360/5e3231a258b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