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8 08:08:31小鳳

要生存 還要生活

要生存 還要生活     

/林玉鳳

 很多年前,有次要為研究作上門訪談。受訪人是一位住在唐樓單位的長者。有次探訪他,一推開門,發現老人正在匍匐地上,緩緩爬行。我自小認識這位長者,當年他還是小販,為口奔馳。然而隨著年齡漸長,舊傷不癒,甚至日加惡化,雙腿亦逐步萎縮,後來更連扶拐杖走路的力氣都沒有,最終只能匍匐在家,連站立行動都不能。訪問期間,有社工局人員上來給他送飯,老人說是當局通過WhatsApp安排的,每天總算不愁三餐。可是,由於他獨居,無人照應,已經有好幾年沒離開過居住單位。在舊區唐樓,行動不便人士受困家中的個案比比皆是。他們當中不少人,年輕時身體健康,辛勤工作,為社會發展作出過貢獻,亦憑著「死慳死抵」的積蓄,買到一個唐樓單位自住。但隨著年紀老邁,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居住的舊樓又沒有電梯等上落設備,落街對他們而言更是難於登天。但又因為名下有物業,無法申請設備較為完善的社屋。無形中成為了極其無助的一群。

 即使他們年輕時踏實工作,可惜社會卻無法照顧好他們。即使政府有提供送飯送水、醫療上門或臨時人手擔抬上落樓等服務,但畢竟只能解決他們生存的問題,或一時出行的需要,這些在唐樓行動不便的受困長者,要如何才能真正無障礙自如出行,融入社群,有尊嚴和有意義地生活呢?樓價飊升的當下,他們要「樓換樓」,更是難上加難。政府實在有必要檢視及改進目前的社屋政策,以及研究各種「逆按揭」等的財政工具,使他們好好生活下去。

 

: 原載20181108日力副刊議事論政」專欄

: 力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