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3 23:34:55♀↖阿﹌馮↗♂

這兩個月…

其實星期三我就從家鄉回到台北,有些心裡的話想分享,卻礙於真的好累,最後躺在電腦前陣亡…。

這是隔了兩個多月後,久違的再次見面。

老實說暑假兩個月,我過著糜爛、日夜顛倒的生活,但起初我並非如此,一場生離死別,縱使告訴自己這是再一次的學習「珍重生命、把握當下」,但我還是無法輕易放開面對生命來去的執著。總而言之,在我過得還算安逸的第一個禮拜後,一切都隨著小生命的離開而風雲變色,我的開心再也無法自在,我的笑容再也無法真摯,從那天起,我讓自己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這兩個月的日子彷彿是為了療傷而存在的,可偏偏,一個人若越是處在傷心地打轉,傷口就越是無法癒合,於是我就在「只能懷念」、「自我療癒」這兩者間徘徊,看似我終於好不容易釋懷了一點,卻又在每到夜晚習慣有牠的存在時,想牠想得淚流滿面。

因為看不開、放不下,所以幾乎封閉自己兩個月,看著同學一個一個都積極得出去打工;看著同學一個一個盡情揮灑暑假的熱血,毫無拘束的嘗試挑戰、快樂生活。回頭看看自己,就像隻垂頭喪氣的喪家犬,沒有勇氣站起來,更沒有信心相信自己。

不過在這麼不快樂的慵懶步調裡,想了好多好多的事情,天南地北的胡思亂想。

特別是這次回到校園生活,是我最後一年,每晚不快樂時,就會冷靜下來回首這三年來的日子,就會對「生活」這兩個有了粗淺的定義:不過就是快樂和不快樂拼湊而成,高低起伏的快慢節奏,有時彷彿操之在己,有時身不由己。

這兩個多月,心痛的感覺,就像是失去了孩子一樣難過,純真的迎接,真摯的歡迎,貼心的靜默,在我的身邊是最安穩的陪伴,印象裡幾乎都是不開心的大學生活裡因為有牠的等待,讓我加速了回家的步伐、堅定了回家的信念,牠是我回家唯一不用擔心會有任何臉色的家人,有時候家人會因為疲倦而忽略了其實也很累的我的感受,但牠不會,再累都會起來,再累都會開心的迎接我,牠給我的愛,輕描淡寫卻轟轟烈烈。牠的存在就像是引領著我靠岸回家的燈塔,儘管外頭是風雨飄搖,或是狂風暴雨,那個燈塔都緊緊照亮著我航行的路。

昨天晚上看著理髮廳招牌會旋轉的燈,突然有個想法。大一剛開始時,看著大學這條路,總覺得大四這個盡頭遙遙無期,旁人說的「時間過得很快」我沒有任何感受,只是一心埋頭在生活中,不敢嚮往未來的藍圖,因為就怕我還沒走完這趟旅程,就先陣亡。只是當我驚覺時,原來大學這條路我已經走完了三年,我堅信,人生不過是一段又一段妳我有緣就交纏在一起的旅程,我的回憶裡有你,你的生命裡有我的痕跡,他的過程裡有你的呼吸,如果有緣,那麼一起看的會更多;如果無分,那麼頂多不合則散,沒什麼大不了,因為最後走到的盡頭都是一樣,只是看誰的旅程長一些。

我明白快樂的生活終究咎由自取,但是其實不快樂的心情對我來說,未必不好,只是情緒沒那麼高漲、只是感覺不再熱切,或許冷靜一點沒有什麼不好,只是關心我的為我擔心了;只是深愛我的覺得我變了,我想改變或許沒有不好,某些改變是因為我們的旅程不再交疊,少了共同點,最後走向分散…遲早的問題。

你們呢?這兩個多月的日子,還好嗎?不管是持續關注我多年的好友們,還是不小心誤闖了的新訪客,我都真誠的問候您。

願你們都度過了快樂的兩個月,縱使這個祝福於事無補,但還是希望你們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