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07:04:24☆小沛*♪

ω 最後的最後 ω

他終於死了

腥羶色的開頭
我不應該這麼說
他終於安詳的離去了
安詳
我先打個問號好了
胃造口及氣切被拔掉了
藍色襯衫把留下的洞口縫了起來
提醒我
把線頭剪掉 剪漂亮一點
不過我內心是想
等等用紗布蓋起來就好
沒想到紗布在擦完全身時
滲濕了一點點
我想幫他重換一塊
但是我知道沒有必要
因為等等還是會滲出
能怎麼辦呢?
肚子都是不好的東西
說專業點就是惡性腫瘤
葬儀社會處理的
我想

他走的時候
是我與看護幫他清潔身體
他穿的衣服我忘記顏色了
但是是西裝褲子
沒有皮帶
沒有鞋子

義務幫忙同事讓她先去交班
其實也不算義務
自己也想這麼做吧
畢竟我們一起跨年過
而他在那年後
又多活了一年多

某年的跨年
我跟他在同事歡樂倒數的時候度過了
他們倒數迎接新年
而我站在他旁邊
抽痰

而我跟他的認識在我工作第一年就開始了
以下我需要打情節如相同純需虛構嗎
可這不是
這是真實的社會人生

他往生的時候
嘴巴仍然是開開的
跟我一開始認識他的時候一樣
家屬總是幫他戴口罩
痰很多
很黏稠
很好抽痰
是如果初學者學抽痰會讓你有成就感的人
後來應家屬不放棄的需求
他擁有了氣切
不過仍然痰液多到不行
面罩上
前胸口
都是痰液
他的家總在機構及醫院徘徊
病房住透透
在我們看來
他意識不清
給他個GCS
E4M4VT
但他在我心中總有個靈魂
老實說
我好想知道他的靈魂在想些什麼
年輕時的故事
如何教育他兒子
這段
就這樣吧


看看他兒子在我們心中的定義
爸爸是公務員退休/軍公教的
錢領不少
從沒工作過
厚顏無恥→我們大多數人幫他下的成語
但事情總要看個一體兩面
老說妹妹在美國
還會跟家裡要錢
我們總想他是為了拿他爸的錢不讓他走
為什麼我們把他想得這般惡劣
快百歲的老人
想怎樣
醫療有極限
而他
請我們
挑戰極限
總是偷拿手套衛生紙
其實他如果有需要
說就好
而不是抓到後極力否認
白髮蒼蒼跟他爸一樣
說話繞圈
記憶不佳
廢話連篇
很會裝熟
善用資源
即使他爸生病住院
我們也嚴重懷疑他一定有偷跑去那場抗議
擋住病童醫院的那些人
畢竟
他需要錢
這段到這裡覺得
不值得一談

再來說說他好了
嘴唇乾燥
身體脫屑
浸泡在糞便中
千瘡百孔的身體
紀錄裡參雜我努力想幫他打上的針
兒子也老了
太太駝背
換個大便一小時也過了
我們一個人照顧太多人了
有空真的很想拿盆水潑過去好好幫他清潔
你真的會看不下去
真的會
我不騙你
最後儘管你治療做不完了
你放下你手邊的工作幫他
再被你同事說你幹嘛幫他
沒幹嘛
其實

無罪被我釋放
有罪的是他的家屬
也許判別的不是我不是你
應該是上帝或是老天爺
隨著次數增多
你真的會越來越不耐煩
不耐煩到無可奈何

他已經死亡多個月了
我一直想著如何記錄
我告訴自己他應該被我記錄起來
一直想不到
那該如何
看到刺眼的陽光從窗戶窗透過來
我想
就這樣寫好了
想起時
想警惕自己時
總想到開頭
他終於死了


我忽然想 想像他兒子如何辦理他的後事

我終於看到他兒子哭了
再扶著他的配偶也就是他母親的時後
最後
終於找到他值得讚許的事情
他是個有人性的人
我想我看到那眼淚應該是真誠的
而不是他沒有錢可以領了
為了未來的生活而煩惱
而哭泣的
是為了
他爸死了而流下的
真誠的淚水
我看到了
眼中那個
是懊悔

他沒有來參與他的遺體清潔
我不知道那會不會增加他的罪惡感

我很想說
好死真的很難
每個人想堅持的什麼有時候我真的不懂
我真的真心地不懂
來醫院
沒有人想醫死你
真的
除非你跟那人有仇
除非疏失
「醫」
拚盡全力
依照自己所學的
但我告訴你
真的很多時候
無能為力
無能為力
你懂嗎
無能為力

把握你可以把握的
做你覺得對你自己或家人最好的決定
感覺真的很像廢話連篇
但是卻是廢話連篇中的唯一真話
你想怎麼死那是你的自由
你想怎麼讓你的家人毫無尊嚴的死也是你的自由
對不起
我無權干涉
真的
你可以很理性
也可以很任性
也可以對我們無理取鬧的咆嘯
給我們指責
給我們上法院再次相見的機會
然後在他終於走後
你依然
很任性
說著這裡有多爛
怒罵 投訴 上報
以自我為中心
最後留給理性的我們
無限感慨
無限無奈

僅此而已

過客

















上一篇:ω 想像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