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6-06 18:24:48高姐

[SHINee小說 BL ] 2Min- 契約(20/06/06更新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紐約街道上熙攘的人群格外熱鬧,雖然在充滿西方面孔的國家有幾個亞洲面孔不算奇特,但卻有兩個亞洲男人在此刻異常得顯眼;一頭金髮又皮膚白皙的男人興奮得在街頭上亂竄,另一個男人則是提著兩三個提袋在後頭一邊追喊。

「金基範你走慢一點!」

「怎麼不是你走快一點啊,你腿這麼短嗎,這樣你當初是怎麼追到我的呢?」

基範在前頭對著自己男人打趣問道,男人愣了一愣,隨後果然炸毛大聲反駁。

「呀!當初是你倒追我吧!」

「好啦不要在意這種小事嘛,難得有機會工作來美國,當然要趁空檔好好休息一下啊~」

兩個人就這樣嬉鬧了一整路,一路上還是會不時聽到鐘鉉爆氣的怒吼,兩人鬥嘴歸鬥嘴,鐘鉉也沒有真的把對方的話往心裡去,就是因為知道這趟美國行基範期待了很久,也總是嚷嚷著好久不見泰民,所以也就順著對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鐘鉉啊,我去買杯咖啡,你在這兒等我一下。」

思緒突然被打斷,轉過頭看見基範對著他揮揮手就走進一家咖啡店,耳邊安靜的空檔鐘鉉才稍稍鬆口氣,看著左右手提著都是情人購物的戰利品,他無奈又好笑地搖搖頭,大概也只有他能包容金基範了吧。

有些無聊踢踢腳邊的石子,再看看人來人往的街道,如此陌生的環境讓他有些不自在,若不是因為基範英文好,可能連上餐廳吃飯都有困難了;只是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國家,泰民又是怎麼撐過來的呢?儘管有珍基陪著他,兩年間也很偶爾會跟我們視訊通電話,但他最在意最擔心的還是泰民內心的傷痕……

「喏,給你。」

一杯咖啡遞到眼前,回過神抬起頭就看見基範。

「謝謝。」

鐘鉉伸手接過,兩人就安靜地站在街邊優閒地喝著咖啡,但看似稀鬆平常的互動哪一次逃得過基範靈敏的第六感,他瞄了瞄身旁的男人,隨後裝作若無其事的說了話。

「我們晚一點去找泰民吧。」

這猝不及防的一句話讓鐘鉉一時沒反應過來,嘴裡咬著吸管,一雙桃花眼睜的又大又圓望著眼前的人,這麼一個逗趣的畫面惹得基範心癢癢,手一伸摸了摸對方的頭頂。

「艾一古,你是小狗嗎,真是可愛死了。」基範心花怒放逗弄著鐘鉉,對方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也沒忘記剛剛他說的話。

「好好好,你開心就好,我們趕快去買些點心看泰民吧。」

像是吃了什麼元氣補品突然就來了幹勁,健步如飛的走在前頭;基範看鐘鉉終於有了笑容,心情自然也好了許多,跟上對方的步伐也輕快了許多。

「金鐘鉉你走這麼快有屁用啊,你又不會英文!」

─ ─

自從那天因為崔珉豪而情緒崩潰後,泰民仍舊沒有對珍基給的提議做答覆,只因為連他自己都不曉得究竟怎麼做才是徹底忘記的好方法。

他不否認曾經的自己對崔珉豪的感情,因為這麼深愛過才會有今天的局面;因為連想起都這麼的痛,所以才想忘的徹底、忘得一乾二淨。

泡了一杯咖啡坐進柔軟的沙發裡,或許現在的他更喜歡這種愜意的生活吧,不過明明應該要去珍基公司幫忙,但珍基卻說怕珉豪不死心要他待在家裡別出門了。

平靜的生活變得一團糟…就連他的心也因為崔珉豪的出現變得……

『叮咚』

一聲門鈴打斷了他的思緒,同時也讓他警覺起來,看見傭人匆匆忙忙要去開門,他緊張地大喊制止。

「Wait!」

傭人被這麼一吼嚇了一跳,傻愣地站在門邊看著主人從客廳飛奔過來,也不怪泰民會警戒心這麼強,自從那天崔珉豪來過後幾乎每天都會上門一兩次,有時候珍基不在家他必須一個人面對在門外不斷按電鈴也不願意離開的人,因為不開門反倒會讓對方懷疑所以每一次都乖乖開門,那時候的他總是得用很強大的意志力才能讓自己撐到對方離開;從原本的不敢面對到現在已經不會因為對方一個眼神一個觸碰就會失去理智,就能想像崔珉豪來訪的次數足以讓他習慣這兩年不願意面對的人。

「Who is it?」小心翼翼警戒得詢問門外的人。

「我是你基範哥啊,Who is it什麼鬼啊!」

「基範你那麼兇幹嘛啦!」

「我哪有兇啊!」

兩個熟悉的聲音傳入耳裡,泰民一時之間就把剛剛緊張的心情拋諸腦後,開心的打開大門。

「基範哥、鐘鉉哥!」

「嗚嗚是活生生的泰民吶,哥真是想死你了,你有沒有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啊?」基範見著許久不見的泰民一把就將人抱了個滿懷,抓著人就是說不完的話,也不管後面鐘鉉想跟弟弟打招呼急切的心情。

「你看我這樣像是沒吃好睡好嗎基範哥。」好不容易掙脫開對方熱情的擁抱,才有一絲空隙能夠好好回答。

「你哪裡吃好了,還是瘦巴巴的,李珍基到底有沒有好好照顧你啊!」

「我是吃不胖,你別怪珍基哥,他照三餐餵食我呢哈哈。」

兩人就這樣聊了一小會兒,基範才想起身後的鐘鉉還杵著沒說上一句話,都怪自己一時太興奮就忘了,拍了拍泰民的肩膀又說道。

「你鐘鉉哥也想你想得要命呢。」

忽然聽到自己的名字被提起,鐘鉉就像是被打入冷宮後又被寵幸那樣開心,終於輪到他說話了啊。

「鐘鉉哥,好久不見了。」

泰民漾著淡淡的笑容,和兩年前離開時一樣,沒有變。

鐘鉉心裡充斥著許多複雜的情緒,卻也不想好不容易見了面卻打壞氣氛。

「是啊,這麼久沒見我們泰民還是這麼可愛呢,嘻嘻~」

「我這都幾歲了,別再說我可愛。」

泰民不樂意的撇撇嘴反駁,傲嬌的模樣和以前還是一樣,讓鐘鉉不自覺想起學生時期和泰民經常玩在一塊的記憶,身為哥哥雖然很保護這個弟弟,卻也老是喜歡欺負他,那時候稚氣未脫青澀嘟嘴生氣的樣子,和現在成熟許多的面貌重疊,時間…果然沒有辦法重來呢。

「好啦要鬥嘴之前先讓我們進去吧,逛街逛了一下午腿都要酸死了,我還買點心來呢!」基範率先出聲說話,晃了晃手上的點心提袋。

「抱歉…顧著說話就忘了,快進來……」

「基範…鐘鉉?」

「珉…珉豪……」

幾人前腳都還沒走進門,後腳就有人又上門來了;一夥人尷尬的面面相覷,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深怕一個喘氣就會讓珉豪發現了什麼。

「你們為什麼在這?」基範和鐘鉉出現在這裡讓珉豪更加困惑。

誰也沒有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碰見珉豪,三個人更別說有事先串通什麼藉口了,泰民認為無聲勝有聲,冷著臉不開口或許就能避免被揭穿,面對珉豪咄咄逼人的氣場,向來冷靜理性的基範也遇到了瓶頸。

「崔珉豪,這不關你的事吧?」鐘鉉本就沒有原諒珉豪,語氣自然不會太好,只是被一旁的基範打了一掌在手臂上才乖乖閉了嘴。

「珉豪啊…那個…我只是剛好有工作來美國…也就是說呢……」

「但你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在遠處就看見你們有說有笑,可是…你們認識泰…泰成?還是其實你就是泰民?」

對於基範的說法珉豪抱著高度的懷疑,原本差點脫口而出的名字,又因為許多不合理的地方讓他矛頭又轉向了泰民;質疑的雙眼看向泰民,對方卻只是冷漠不回答。

「崔珉豪你傻了嗎,他怎麼可能是泰民呢,我們會在這邊是因為…因為……」

「是因為珍基哥之前就介紹基範哥和鐘鉉哥和我認識了。」

基範根本還未想到藉口,然而在他不曉得該如何應答時泰民終於說了話。

冷靜沒有一絲恐懼的解釋讓基範和鐘鉉暫時鬆了一口氣,隨後又聽到泰民接著說。

「珍基哥說基範哥和鐘鉉哥以前就很疼愛你口中那個叫泰民的,因為我和他長得像,所以希望介紹我們認識,這個理由可以接受嗎崔先生?」

看著泰民眼睛眨都不眨就將謊話說得如此自然又順口,一旁的二金兩人簡直目瞪口呆,只不過那冰冷又陌生的語氣兩人也不是沒有察覺,默契般地看向被堵得啞口的珉豪。

「可是……」

「崔珉豪先生,我的朋友們大老遠來一趟作客,您確定要繼續待在這裡打擾我們嗎?」

不等對方再說下去,泰民強硬的逐客令馬上就讓珉豪噤聲;略顯尷尬的氣氛讓珉豪不自在,因為鐘鉉和基範都在場,而他卻是被趕走的那個人,儘管這個人不是泰民,還是讓他有些沒面子。

「對不起…那我先離開了。」倉皇得想逃離此刻的窘境,卻沒料到身後又傳來一句話。

「還有請以後不要再過來了,您這樣三不五時跑來讓我很困擾。」

最後的那一句話珉豪沒有回應,假裝沒聽到頭也不回快步離去。

這大概是第一次…第一次讓他這想要放棄……

自從來到美國見到這個和泰民如此相像的人,也已經不是第一次吃過閉門羹或是被冷言冷語對待,因為想要查清楚真相讓自己的心可以好過一點,所以才會三不五時登門拜訪,就是想從對方細微的舉止找尋有可能是泰民的破綻。

或許人在抱著一絲希望的時候總是比較刻苦耐勞,因為相信對方一定就是泰民、一定可以找出蛛絲馬跡,儘管被冷嘲熱諷他都能將這份難受的心情隱忍下去;只是自己是不是真的錯了呢?因為對泰民覺得愧疚,所以才會想把彌補懺悔的心情轉移到一個根本不是泰民的人身上?

不願意總是去打擾一個根本不是泰民的人,可是他放不下,放不下那份愧疚……

因為模樣長得太過相似,就會覺得…覺得泰民其實並沒有離開這個世界上……

─ ─

傍晚珍基回去後見到基範和鐘鉉也嚇了一跳,雖然從一開始就是他們幾個策畫泰民假死這件事,但家裡突然跑來許久不見的人還是讓他嚇了一跳,尤其珉豪也在美國這個節骨眼,任何事情都容易讓整個計畫被發現。

「我說你們要來能不能先通知一聲,要是被珉豪撞見怎麼辦,他最近可是常常就跑過來。」待傭人將最後一道菜端上桌,珍基邊說邊吃著晚餐。

一旁二金尷尬地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另一邊若無其實同樣吃著晚餐的泰民,基範拿著叉子戳著盤裡的食物,有些不好意思開口承認。

「那個…其實…我們剛剛來的時候就被珉豪撞見了……」

「咳咳咳……什…你說什麼?」珍基差點沒被基範的話噎死,剛放進嘴裡的食物全部咳了出來。

看著珍基的反應基範尷尬的呵呵笑了兩聲,用手肘推了推隔壁的鐘鉉,但對方哪知道這時候要回應什麼,兩個人眼神交錯的同時,珍基喝了一口水才找回聲音說話。

「你們有沒有找好藉口應付他?他有沒有發現什麼?」 緊張得詢問後續,深怕這兩年多來的一切就這樣白費了。

「一開始他確實有些懷疑,但還好泰民及時跳出來不疾不徐地說了個藉口,才讓珉豪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而且最後還很帥氣的叫他不要再過來了呢。」

「這樣啊,那就好……」聽著基範的話才稍稍鬆了口氣,看向始終沒有搭話只是安靜吃飯的泰民。

有時候他總是會想,究竟是不是因為泰民長得像筱彤才會讓他如此執著地想陪在泰民身邊?是不是因為當初那場來不及完成的婚禮,讓他想把所有對筱彤的愛都給泰民?

他有時候也總是會懷念剛認識泰民時對方總是帶著幸福的笑容,見到他也會甜甜地喊他一聲珍基哥;或許當初自己是因為把筱彤的影子覆蓋在泰民身上,才會讓他對泰民有不一樣的情愫,只是時間久了…經歷了這麼多風波後,才終於意識到自己早就愛上了。

縱然明白要讓泰民恢復以往的笑容需要解開他心中的結,但如果能像現在這樣永遠待在泰民身邊,他寧願什麼都不要做,這樣就好了……

晚飯後幾個人又移向客廳聊天,兩年來沒有見面難免想說的話會多一些,不過也因為這兩年間基範和鐘鉉沒有實際和泰民生活在一起,所以對於泰民與以前不同的個性與氛圍自然會不太習慣。

受傷過的人總是會變得堅強,這個道理他們不是不明白,畢竟在生死關頭走過這麼一遭,任誰都會看淡這一切吧;只是因為曾經是這麼親近的關係,他們還是不習慣泰民變得這麼冷漠。

「泰民啊……」

在一陣聊天過後的寂靜中,鐘鉉突然輕輕地喊了一聲,那個語氣中有著各種不捨與心疼,卻又有些無奈。

一整天鐘鉉的情緒都有些低落,和泰民見面後似乎就變得更加沉默,反倒總是盯著泰民看;這些舉動基範都看在眼裡,而此刻這意味深長的一喚,多少能猜到對方想說些什麼。

「怎麼了?」放下手中的水杯,泰民看向鐘鉉。

再次看著泰民不復以往純淨的眼神,鐘鉉的心還是會一陣一陣的疼痛。

儘管他多恨多氣珉豪,儘管泰民早已下定決心離開這段感情重新開始,可是兩年了…他並沒有看到那放下傷痕重新擁抱希望的李泰民。

究竟是因為傷的太過深而不願意面對嶄新的未來,還是因為根本沒有放下這段感情,沒有忘記崔珉豪?

「來到美國這段時間,你快樂嗎?」

鐘鉉看似簡單的問候任誰都懂得背後真正要詢問的問題,只是無預警的這麼一問讓泰民有些措手不及,咬著唇撇開眼神,有些心虛卻也不明白自己為何無法回應這個問題。

這些時間以來他們總是不會去刻意提起有可能傷害到泰民的話題,或許就是因為每個人都在逃避,所以從來也沒有真的了解泰民這些日子內心真正的想法。

「鐘鉉,別問這種問題。」珍基出聲制止,看著泰民表情的變化,他還是害怕哪一天對方如果心軟,那自己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是啊你幹嘛突然問這種事情,氣氛本來好好的被你這樣一搞……」基範在一旁小聲的嘀咕。

「沒關係…這段時間是你們陪著我走過來的,會好奇是很正常的事情。」突然揚起的淺淺笑容似是想要掩蓋內心的不安,泰民看向鐘鉉又接著說。

「哥,來到不一樣的土地過著新的生活,我很快樂。」看上去輕鬆平靜的回答,看在鐘鉉眼裡都只是假裝的,望著弟弟淡淺的笑容,開口說道。

「可是我看不到你的快樂。」短短一句話便一針見血,深深的刺進泰民內心深處。

「我和你從小就認識了,你的個性我還不了解嗎?」

鐘鉉的語氣漸漸變得嚴肅,泰民聽著對方的話自然也明白,所以他害怕…怕自己內心最想遺忘又最不想面對的那一塊被鐘鉉攤開;起身想要離開這個快讓他喘不過氣的地方,卻馬上被阻止。

「你不要逃跑。」見泰民想走,鐘鉉起身一把就拽住他的手臂。

「鐘鉉你別這樣,不要再逼他了。」眼看情況不太妙,基範趕緊上前拉住鐘鉉,希望對方不要再問下去、不要再往泰民傷口上灑鹽。

「我不逼他的話他永遠只想逃避現實!我受夠了兩年多來大家刻意不提起這件事情,我不想看著我從小疼到大的弟弟往後只會用那種強顏歡笑的的面容來跟我說他過得很快樂。」

忍了一整晚的話終於說了出口,基範和珍基想再說些什麼,卻發現說不出一句可以反駁的話,兩人的噤聲與低著頭不發一語的泰民,鐘鉉找回一絲理智後鬆開手繼續對泰民說道。

「你是個容易心軟的人,所以你怕自己做不到放下過去而選擇變得冷漠,可是這只是在逃避啊…泰民…你這樣永遠不會快樂的,你這樣永遠做不到在你離開韓國前對我說的承諾,那個要還給我一個健康快樂李泰民的承諾。」

鐘鉉的一番話猶言在耳,泰民回想起兩年前要離開韓國的那天,是鐘鉉和基範冒著被拆穿謊話的風險回去幫自己拿衣服、是他們倆個為了替自己出一口氣,直接跟崔珉豪說他已經死了,就是要讓他斷了念想並後悔一輩子。

那時候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變得這麼多,或許到現在也不曉得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讓原本抱著重生過後會有一片希望的他,卻是掉入冰冷的沼澤中無法掙脫。

整個人埋進了被窩中,腦中卻一閃而過下午崔珉豪因為自己不留情面的逐客,而失落難受的表情…內心一陣莫名的焦躁煩悶,捶打胸口想要緩解這不應該出現的心情。

對於這樣的情況讓他感到不安,他想要忘記的痛苦明明就一點一點被他藏進心底最深處,可是為什麼上天就是不願意放過他?

他已經不想要什麼白頭偕老的幸福,也不用有一個人可以陪在他身邊安穩的過完這輩子…他已經什麼都不想要了啊……

『如果你真的想徹底恨崔珉豪,想將他完完全全從心裡斬草除根,那我們就回去,回去那個即便讓你痛苦,卻能讓你不再對崔珉豪有任何留戀的地方。』

憶起前幾天珍基對他說的話,泰民猛地翻身下床,似乎是決定了什麼事一般衝出了臥房。

另一邊在客廳休息的珍基有些頭疼剛剛鐘鉉說的那些話,雖然最後是基範看不下去鐘鉉想要得到答案的堅持硬是將人帶走,但泰民的心情確實已經被影響了……

到現在泰民還是沒有回覆他幾天前的問題,現在又因為珉豪的出現及鐘鉉的一席話,讓他擔心會不會很快的泰民就會選擇原諒珉豪,而自己…又會被踢到一邊去呢?

「珍基哥!」

擔憂自己未來的同時泰民的喊聲從二樓樓梯口傳來,抬頭望去就看到泰民清瘦的身影咚咚咚的快速跑下來跑到自己面前。

「怎麼了?我以為你已經睡了呢。」

「珍基哥,我們回去韓國吧。」

突如其來的回覆讓珍基有些錯愕,剛剛的擔憂似乎就像煙一般散去,或許老天爺還是憐憫他的吧,憐憫他曾經失去最愛的人…憐憫他想要再次得到愛的渴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