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5-22 09:07:10jean

與自己和解 電影》大夢想家

(109.5.1)電影》大夢想家

難相處的P.L. 崔佛斯,關上了心房,否定所有人的努力。

是對自己的苛刻,是童年、原生家庭,是對父親的深愛與陰影

是從未與自己和解。

 

原著《瑪麗包萍》,電影〈歡樂滿人間〉

海倫‧戈夫背後的追憶和夢想

 

華特迪士尼,把歡樂帶給大家,在背後也有原生的記憶,

那個八歲送報生的男孩,是印刻,也是助力。

 

夜,遠渡的華特訴說自己兒時與父親相處的故事,

真摯,意在卸下心防,分享給崔佛斯太太

一杯真性情的英國茶,海倫‧戈夫與自己和解。

 

第一次獨自看〈大夢想家〉

父親,那多數原生的愛和陰影,真實且深刻。

試圖用《瑪麗包萍》,電影〈歡樂滿人間〉,壓抑心裡隱隱的悲傷。

我學著遺忘,在忙碌中推擠角落。

 

偶在HBO予 J 一同分享,獨自略過悲傷

司機雷夫,默默的、不踰矩的親切,柔和灰與黑。

我專注的,彷彿也飲了那杯加了威士忌的英國紅茶

學習那份「同理的洞察」,一同與自己和解。

 

電影的宣傳海報細膩巧思,華特迪士尼對映米老鼠的影子

P.L. 崔佛斯的倒影,就是她筆下〈歡樂滿人間〉的神奇褓母。

提醒自己,讀讀華特迪士尼,如何創造迪士尼的王國

沒去過迪士尼的我,好奇這「歡樂分享」一定也有借鏡的故事!

也想看看電影〈歡樂滿人間〉那位神奇褓母瑪麗‧包萍

   

 

 

電影》大夢想家Saving Mr. Banks 

 

劇情(摘錄維基百科)

改編自真實故事的《大夢想家》,由奧斯卡金獎影后艾瑪湯普森與影帝湯姆漢克分別飾演兩位經典人物,一位是作家P.L. 崔佛斯,另一位則是鼎鼎大名的華特迪士尼先生,故事描繪了迪士尼經典影片《歡樂滿人間》在籌備與拍攝過程中不為人知的故事。

1961年居住於倫敦的著名作家,潘蜜拉P·L·崔佛斯(Pamela "P. L." Travers)因財政拮据兼新書難產,在經紀人迪爾穆德·羅素(羅南·維貝爾飾)勸說下勉強前往洛杉磯見華特迪士尼。到了美國崔佛斯開始在車上向司機雷夫抱怨「陽光明媚」、「綠草如茵」,入住飯店後把表示歡迎而贈送的娃娃「塞」到小房間「眼不見為淨」,又丟水果籃裡的西洋梨到泳池,接著打開電視看到迪士尼的「歡迎影片」後關掉並表示不屑。

到了片場,崔佛斯向編劇、填詞和作曲家「宣示」自己也會參與製作,防止別人「毀掉」自己的作品。同時希望盡快見到迪士尼本人說明意願。兩人見面後迪士尼希望崔佛斯跟員工一樣叫他「華特」而不是「迪士尼先生」,原因是「迪士尼先生指的是我父親!」,相對的崔佛斯也希望不要叫她「潘蜜拉」,而是「崔佛斯女士」,到辦公室後說明當初是為了實現父親對女兒的承諾,計劃將愛女喜愛的小說《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改編為電影,希望崔佛斯賣出版權。但他沒想到雙方歷經長達二十年的斡旋,堅持個人原則的崔佛斯仍不同意賣出版權。百思不解的迪士尼苦思不出不同意之因,於是邀請她過來參與劇本團隊的討論,以獲取出售版權的信心,同時表示合約可以慢些簽。

崔佛斯與創作團隊工作關係從一開始就很難磨合,在前後兩星期的商討中對劇本內容和構思作出不少批評和挑剔——堅持認為瑪麗·包萍不應該具有濃厚感情和奇思妙想(強調書裡「唱歌」的情節其實是在「念詩」)。反對電影加入任何動畫元素。還對歌曲顯得負面(聽完後「沒頭沒尾」的質問為什麼要把喬治·班克斯塑造成大壞人,責怪他們「冷血無情」),劇本對白也經她之手改動不少,提出不可使用紅色等種種奇特改編要求,把劇本扔出窗外「強調」它們一點「重量」也沒有。還常執著於一些電影細節,例如堅持電影中班克斯不能有鬍子;班克斯太太不該有女權思想等……。全部商討過程更在她的要求下進行錄音。如果有任何反對聲浪,她就拿出「尚未簽名的合約」威脅終止合作,強迫劇組同意。

迪士尼極盡全力配合所有提出的要求,即便如此,仍無法打動團隊眼中挑剔的崔佛斯女士。迪士尼認為自己一定有盲點,於是求助妻子及秘書,冀望以女性角度尋求解析。同時製作過程不斷觸發崔佛斯痛苦的童年記憶。迪士尼某天晚上在辦公室打電話到飯店邀請「親自」帶崔佛斯到迪士尼樂園,崔佛斯拒絕這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只在自己身上發生的機會。隔天雷夫「擅自」改變行程帶崔佛斯前往迪士尼樂園。雷夫與群眾因看到華特迪士尼「本人」而瘋狂,迪士尼以夾帶高人氣之姿向索取簽名的粉絲介紹這「另一位天才」。迪士尼帶著崔佛斯介紹園區,隨後只要求她搭乘旋轉木馬即可,接著表示贏得與員工的賭注10元。百般不願的崔佛斯坐在旋轉木馬上,看著不斷跟人群揮手的迪士尼,不禁憶起童年時,她和父親(科林·法雷爾 飾)騎馬奔馳在大草原上的過往。某天劇組創作一個新的歌曲——讓我們去放風箏(Let's Go Fly a Kite),輕鬆歡樂的氣氛使得崔佛斯心情雀躍,並與編劇和作曲家翩翩起舞。喜出望外的多莉趕緊向老闆夫婦報喜訊。

然而當崔佛斯詢問「企鵝」的鏡頭要如何表現,作曲家薛曼說明那會以「動畫」處理。得知真相後認為受到欺騙的她,一氣之下進到辦公室大聲抱怨並責怪迪士尼背信。迪士尼希望先坐下來和談釐清誤會,崔佛斯憤怒聲明拒絕坐在「騙子無賴」的椅子上。雖然迪士尼已極力解釋「所有演員一切都是真人,只有企鵝是動畫」,但氣急敗壞的她不願聽進任何解釋,隨後將「尚未簽名的合約」扔回去。離開前在機場向雷夫表示他是自己「唯一一個我喜歡的美國人」,不僅為他女兒的書簽名,還送他一份「注意力缺陷患者名單」(梵谷、愛因斯坦等,背面還有華特迪士尼),隨後坐頭等艙返回倫敦。迪士尼這時才覺悟自己鑄下大錯,查閱住房資料後才得知她的真名是海倫·戈夫,瞭解到「自己一直在跟不對的人說話」。

迪士尼決心要挽救這部電影,抱著最後一絲希望隻身飛到英國登門拜訪崔佛斯的住處。他揭示自己已經知曉一切,也包括她把父親名字作為筆名的一部分。同時導正自己在崔佛斯心中的形象,說明如果拍片目的只是為錢,就絕不可能極盡耐心長達二十年。隨後娓娓道來自己兒時與父親的相處經驗,也令她回憶起兒時與酗酒而亡父親之間的痛苦與陰影。原來此本小說設定即是崔佛斯對父親的投射與情感灌注。迪士尼逐步開導崔佛斯,希望她能「放下一切,原諒自己」,將小說放心交給他並保證會製成令觀眾感動的大賣座電影。崔佛斯聽完這一席話,隔天終於在大米老鼠娃娃面前簽下一紙漫長交涉下得來不易的版權合約。

電影正式推動翻拍工作並上映,三年後的1964年當《歡樂滿人間》在好萊塢星光大道格勞曼中國戲院上映前,迪士尼方面只打算邀請崔佛斯出席英國的首映禮,以免她到好萊塢造成更多尷尬。不過正在撰寫新書《瑪麗·包萍在廚房》的崔佛斯知悉事件後卻是十分不滿,表明要親自出席好萊塢首映禮,結果在經紀人勸說下來到洛杉磯,並意外地出現在迪士尼辦公室。首映當日,雷夫在飯店迎接崔佛斯,表示「直覺想到今天會需要迎接摯友」。觀賞過程一開始她對電影內容逐漸感到輕蔑和失望,尤其是「動畫片段」,直到片尾最後看到班克斯的感人畫面,漸漸地終於釋放多年來內心壓抑的情感……。

  

楊風 2020-05-25 08:49:45

好看的電影'


早安
健康平安

版主回應
重溫經典,如同再次了那杯加了威士忌的英國紅茶
再次感動那份同理的洞察,與自己和解。

感謝共鳴,祝您安好!
2020-05-26 10:3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