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4 12:53:09林步竹

情人

「我叼著煙,因為感冒已有三天,沒法吸煙,喉嚨有些不適……,我知道,妳會不大介意?」「別這麼說。」劉婷婷笑道:「別有一番情趣呀!……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一代更比一代強;我們心愛的祖國,方方面面的『戰友』和戰友們全都非常出色非常傑出,做人做事決斷,很敏銳,而並非過份敏感,這屬民意大普查的成果嗎?完全正確,科學的論證啊!」闊別三年,剛見面,北京首都飛機場附近不遠,我倆談這些。我(29歲零1個月,徐紹白,私家偵探;她(33歲零6天,有效的私企,是名富貴婆)。

「姑娘,喂,妳怎麼引用我的話,像天經地義……,自從,妳,重重搥我一下,輕輕踢我一下,妳,花拳繡腿也罷,但我的自尊,沒押韻!

「剛才小看你了?行!複誦一遍──前人植樹後人乘涼;一代更比一代強!三年啊!……

「這樣公道。」我不忍,從牛仔褲左前口袋,掏出臺灣制的塑膠打火機,正面貼有一小張比基尼泳裝的俏豔小姐圖,但我看也不看她一眼,急忙點燃煙,舒舒服服,「虛無飄渺」抽將起來。

「也給我一根。」劉婷婷搔首弄姿地說。

我給了她自己買來送我的「中華」牌煙,她才不用打火機,含著煙頭,接吻似的,聯網我的「虛無飄渺。」

吐出所謂:「真是癮君子,沒辦法呀,你看,你的感冒,治癒啦!哈哈哈!」

劉婷婷的「花言巧語」,自然有些誇張。

我說:「我想喝酒?」

「什麼酒?」

「一瓶罐《雪花純生》?在視頻裏,見它和《青島》相當。不妨試看看。說真的,我真的想喝遍全中國的酒,像徐霞客?

「你意思說最新『創客』?李克強總理。」劉婷婷的規範我做到了,三年,僅以電郵聯繫。創造奇跡。

三年前,故事是……一諾千金……

 

是預言的興味,抑或
光溜溜的虛空之
枯萎胴體

但,把霧的花園尋遍
以妳笑容爛漫的
皺紋
佈線

啊,卻似朝露凝重
為擄獲妳我愛情永恆的金屬塑像
蜜語,自鼻涕中流淌……

 

青雲黃草崗野在

入林撫花雕蟲人

每有鐵石嫁春色

那頭觀音照日影

 

劉婷婷駕「賓士」順風轎車好心地載了我(那時我對所有路過廣西(區)省道的私家轎車揮手),很快到達高速公路的休息站,她要上洗手間(忍住一段時間了,可憐),順便也幫我買盒「中華」牌香煙。待在車前座,沒事幹,我取出筆和小記事本,寫完上面十九行字。兩人都吸「中華」煙。「沒平仄、沒對仗、沒押韻,你這詩格不好!」「嗨!甜心,那不過四行字罷了。它可是『新古典』,也可能是一派『前衛現代詩』啊!」劉婷婷的花拳繡腿搥我一下,又踢我一下,是一種甜蜜的曖昧。「寫詩,」我說,「不能被捆綁手腳。詩是散文的經濟學,而經濟學之詩是基礎數學。」「有你的!」劉婷婷歡呼笑道,「你就快取妻生子了吧!」「我懂。咱倆『先上車,後補票』,行啊!行嗎?不行!」「哈哈!有你的!貴賡二十六!我卻已是三十而立呀!」「我說,為何好好的小學妳放棄不教了?」「我沒有教書育人的天賦。」「這倒是。別免強自己。錢是賺不完的。」「嘿!第一次聽說『錢是賺不完的』如此金玉良言!還什麼『詩是散文的經濟學,而經濟學之詩是基礎數學。』」「嗨!沒啥金玉良言!半杯酒而已。咱倆應該上路了吧?!」「不急。」正說著,駕駛座的劉婷婷刻意隔著黑色針織線衫在調整胸罩的肩帶,我裝作一切沒看見。「喝了大半瓶『劍南春』美酒,」我說,「輪到我上洗手間去了!」「去吧。喝酒我從不開車,連音樂都不聽呀!」「請等我。」「當然。不會放你鴿子的。請你的雙肩背包也寸步不離身吧。」「姑娘啊!包裏不過幾件衣褲和一本書,哈哈哈……」

 

我坐在休息站的鮮紅色塑膠椅上喝那剩半瓶的「劍南春」美酒,並吸煙。我想,最好是劉婷婷把車鎖妥,摸過來找我。……劉婷婷帶著我那本《孫子兵法》平裝本來看我了。「你到底是幹什麼事業的?軍人?髮型也不對啊!……你小子還不可能當將軍。」「我不是向妳報告過了嗎?──私家偵探啊!」「偵什麼?!探什麼呀?!」「我們暫且保密,甜心。」「同我辭職一樣。別免強!別免強!辯證法『正、反、合』;既然是辯證,那麼正裏有正反合,反裏也有正反合……這樣演繹下去,有無窮的謀略!」「高論!高論!佩服!……《孫子兵法》曰:奇正相生。那妳怎麼解釋呢?」劉婷婷又來了這一下──隔著黑色針織線衫,用左手指調整右邊的胸罩肩帶,她說:「奇中有奇正;正中有正奇呀!這便是『奇正相生』。」,我無言,僅瞅著她,倆人四眼相對,彼此生動地微一點頭,達成了共識。「我知道你窮……誠實地說出來,沒關係。」「佩服!佩服!我真是窮啊!」「我也喜歡冒險。我能養你。而妳養家。行嗎?」「承蒙承蒙!感激不盡!……中國國民黨的特務恐嚇我,打掉我兩顆牙,說我不能回到祖國大陸,屆時他們並非登報尋人啟事,而是直接把我『做』掉!」「操他嗎的!」劉婷婷罵道:「咱們(我爸教過我如何製造定時炸彈)赴臺灣省把那些兇神惡煞全炸成粉末!據我所知蔣氏的國民黨特務在國外挖地道炸新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夫婦未果。」「是啊!我並非臺灣職業軍人,不是員警,但他(她)們憑啥要對我做那些傷天害理的謀殺蠢事!我是連短棍、瑞士小萬能器都沒帶的私家偵探啊!──政治是軍隊整齊踢步的舒適鞋(靴)子;是仁愛;是自衛反擊的英傑戰爭,是勝利!」「說到位啊!」劉婷婷大叫,「過癮!過癮!」「恕我多嘴,妳真的有錢?」「我二姊是私企大富婆,思想高貴,她當然會接濟我們,放心吧!」「全世界都稱呼由祖國大陸唯一出產的可愛的黑白色熊為『熊貓或大熊貓』,但臺灣記者卻因低俗的妒嫉而故意報導為『貓熊或大貓熊』,這就好比『人猿』有別於『猿人』,啊!」「我判斷臺灣省的多數記者長此以往會患上抑鬱症!」劉婷婷笑道,「我們在大陸早知他們(美、日、台特務層級)想顛覆祖國,又想從祖國大陸撈取好處,這種炎黃子孫真是可鄙而丟人現眼!」

 

天啊!我們剛認識兩天,剛剛做愛完畢,劉婷婷就把頭挪到我的潔白枕邊細語;「聊聊你心目中的古典中國吧!在唐詩以前!」

我重新點隻煙,吸上一口,吐出,「春秋戰國」,是中國學術思想最發達的時代,九流十家之學,群起並作,有如春雷一聲,各家齊發。儒家宏偉,道家清雅,墨家樸實,法家鋒利,陰陽、縱橫家,詭變;學說不同,氣象迥異,於是蔚為宇宙間罕見的奇觀。這是人類智慧高度的發展,在中國歷史上,難有其他時代,能與之媲美。孔子極博學,又是一位溫良恭儉的君子;在政壇上,他是個才識兼備,風度高尚的政治家;在野時,他又是個循循善誘,誨人不倦的良師「食、色,性也。」之說。所以孔夫子的後繼學生孟子曰:「民為,社稷次之,君為。」史記載韓非,是韓(並非當今的大韓民國)之諸公子也。喜刑名法術之學,而歸其本于黃老(黃帝、老子);與李斯俱事(同學)于荀子。依此,法家之韓非子與儒家的荀子也發生了有機關係。儒家的「禮」之外放則變為「法」的秩序。儒家中的荀子,他吸納了戰國時代百家理論與社會經驗及人性發展和文化變遷,提出了國強民富的主張,有功於國家的統一。法家的韓非子,他吸納了商鞅、吳起、申不害的經驗及反用(悖逆)老子、莊子之言並統合了儒墨的理論,提出了當時極具代表性的先進民主集中制的主張,有功於中國的統一。古代中國有了荀子和韓非子兩個人能夠迎接社會變遷的趨勢(與時俱進),提出了適應需要的理論,乃有秦漢大一統之國。老子所著短短五千字《道德經》,一般人以為他是要抗衡儒(仁義)、墨(兼愛非攻)二家,殊不知《道德經》是一部吾國最早的兵書為無為。兔死狗烹,鳥盡弓藏之悖理也。因此,我也不必再畫蛇添足了……。」

劉婷婷的拳頭搥在我裸露的胸膛上,嘻嘻哈哈說道:「徐貴公子,你的苦口婆心我還是有點聽不懂,當然,我只是裝作聽不懂,哈哈哈……

 


海濤轟轟地拍打岩岸,他倆在附近摟著吻著,倒在細白的沙灘上,「野蠻人」

似的,而
K漁港像一面無垠的水銀鏡。鹹腥的海風,火球般的太陽,劉婷婷舉

起手肘,朝聚滿汗珠的鼻尖抹了幾下;徐紹白躺臥著,舒服地抽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