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6 07:46:59林步竹

私家偵探與模特兒

徐紹白﹝26歲)一開始寫詩,即顯得內涵深刻,並散發出淡淡的趣味,而不是那種從幼稚一點一滴地慢慢進步。他是個樂觀的人(也許,「他」便是我自己),但有時他會懷疑是不是自己患了「毛病」?可憐之至?

 


是預言的興味,抑或
光溜溜的虛空之
枯萎胴體

但,把霧的花園尋遍
以妳笑容爛漫的
皺紋
佈線

啊,卻似朝露凝重
為擄獲妳我愛情永恆的金屬塑像
蜜語,自鼻涕中流淌……

 

青雲黃草崗野在

入林撫花雕蟲人

每有鐵石嫁春色

那頭觀音照日影

 

「我在報紙(《聯合報》)剪下一張長約二十公分,寬約十公分身材極其火辣、凹凸有致、半躺著、一頭棕發篷亂地遮去半邊「酷」臉的西方性感碧眼女神的攝影傑作;她黃色的蕾絲胸罩外穿著;我又花工夫找了一張較厚的紙片(原來是外賣送餐的菜目及價格表的廣告)將兩者黏在一起,剪裁合適,像是一幀得意的裱畫。這香豔迷人的藝術,當然不能完全說是「廢物」利用;性感女神生動地一躍成為我的高貴書箋與同學,安插在俄國世界級大文豪思妥也夫斯基最終巨著《卡拉瑪助夫兄弟們》 之間,第三百五十八頁「曹西瑪長老的談話和訓語」。她是用來促銷手錶的廣告模特兒―――很新鮮的野性美。翻轉過來,那「好口福」菜目價格表,大致也還完整;黑胡椒羊肉燴飯索價七十元新臺幣,只是不知實際份量多寡、好不好吃、騙不騙人?……。」在以上電郵裏,我(26歲)又為劉婷婷(30歲)寫道:「天下的一切都是新陳代謝迴圈不息的,故而物一旦強壯到極點時,自然會退化衰老。因此,用兵之道也是這樣;不明理的人如果只知逞強稱霸,很快就會失敗,雖盛極一時,也非長久。不得已非用兵時,要適可而止;以德取勝而不矜其能力(即謙卑用兵不誇張),還要思量這是為自衛不得已而用兵,有了成果之後即當止住,不再藉兵力之勝來征強稱霸於天下。」

令我詫異的是:上述身材極其火辣、凹凸有致、半躺著、一頭棕發篷亂地遮去半邊「酷」臉的西方性感碧眼女神在我發電郵給中國大陸的「夢中」情人劉婷婷後一個月,女神模特兒自己竟按門鈴來臺北找上我。她說一口流利甜美的中國普通話,「似曾相識吧?徐紹白。」「是啊!」我激動而熱烈地說,「請進來坐不大的寒舍,見笑萬分!」「不!不會的!」……春寒料峭,她挪下了紅色雙肩大背包,接著脫去雪白的及膝風衣,露出黑色綢緞的套裝和短裙。坐定後,我說我窮只能以白咖啡(開水)招待。「叫我中文名字羅瑰。你曾寫文章稱:『飲白咖啡冒充俄國伏特加美酒,欺騙自己的胃腸,可憐不?』我們一夥人都知道的,不介意吧?」。我說:「真是不可思議啊!」「但我能會晤徐紹白,這概率也許僅有萬分之五。我是R國人,幹同你一樣的『私家偵探』工作,兼職『模特兒』。畢業後我在中國大陸待了兩年。在R國大學裏讀書時我專攻『漢文普通話』啊!……我們喝『雀巢咖啡』,還是『伏特加』?」「哦?妳都細心備妥了。太謝謝妳。咱倆拼一公升『伏特加』吧。但用的卻是咖啡杯。」「哈!如此兩全其美了!」羅玫為彼此斟酌八分滿的俄羅斯美酒。她笑著說:「除去『拼酒』,普通話不是另有一詞叫『隨意』嗎?」「是隨意。咱們喝乾它吧……好啊!這美好的『伏特加』!……劉婷婷為何自己不來?她有煩惱嗎?」「應該沒有。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也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啊!而且,你很帥氣!……紅色粗毛衣,黑牛仔褲。」「劉婷婷有請妳代捎口信嗎?」「她說她有權保持沉默。始終相信沉默是金但看得出來,她非常愛你!」「對!她經常修正或增補我發給她的電郵,應用了高尖科技辦法。來吧,咱們品酒!談談貴國……」羅玫滿面紅光地說:「人類一切的意識形態都只是『弱肉強食』,而並非或說很少能『以德服人』,一個國家民族的興盛與否和社會主義或資本主義意識形態完全無關(例如中國偉大而有效地實施了「一國兩制」);是明智舒懷的創舉啊!在將近二千五百年前中國的至聖先師孔夫子說過『管仲輔佐齊桓公統一匡正了天下,結連聚合許多諸侯,大家同心協力,全以禮義相交,不用兵車爭戰,天下太平了許久。人民直到現在都還受到他的恩惠。假使沒有管仲,我們大概都要批散著頭髮,向左邊開衣襟,淪為被野蠻的夷狄人所征服了。』之後,偉大的中國漢族人出於防禦而建造萬裏長城;世所震撼。但是斯拉夫民族的大公根本阻擋不了韃靼的鐵騎,大約在西元1240年,蒙古人終於征服了整個俄羅斯,整整統治了兩個世紀之久。西元1812年法國拿破崙入侵俄羅斯,為總指揮官庫圖佐夫將軍所敗;二戰其間德國納粹狂魔希特勒悍然大舉入侵蘇聯卻被『冬』將軍與朱可夫元帥所擊潰,蘇軍因此直搗法西斯狂魔的老巢柏林。德國哲學家尼采因誤判俄羅斯大文豪思妥也夫斯基,結果自己(尼采)狂妄發瘋死亡,並最終(遠因)導至納粹狂魔希特勒,與法西斯墨索里尼及日本法西斯東條英機等二戰戰犯的歷史性下場!綏靖主義(近因),第二次世界大戰前,英國首相張伯倫、法國總理達拉迪所施行的一種縱容德國的政策,結果法西斯抬頭,釀成二戰。中共傑出的特工閻寶航通知美國──日本法西斯即將偷襲夏威夷駐軍,但老美充耳不聞;並通告蘇聯,納粹狂魔希特勒即將進犯蘇聯……或說,此等孤立主義(美國大量出口日本煤炭鋼鐵),至今分明是養虎遺患啊!日本法西斯竟真正偷襲了美國夏威夷珍珠港,爆發太平洋戰爭!此等情節已攝製成電影,真希望美國知識界於批判二戰時萬不可白忙一場。因為日寇竟有臉面拍『零』特攻隊影片奉獻給美國民眾!」「羅玫,雖然我正喝著酒,但我一直仔細認真在聽,妳說得太好了,完全是大家風範。」羅玫搔首弄姿地繼續說:「無疑的,劉邦乃中國政治史上第一個善於用人的政治領袖。當時秦失其鹿,天下共逐,而劉邦自顧,不過有兵三千,認清了這點,所以他不與人角力,而與人爭人才,初識留侯於留,擢拔李食其于高陽酒徒,起韓信於徒隸,用陳平於降俘,彭越、英布之徒竭其力,蕭何、陸賈盡其謀,猛將如雲,謀臣如雨,以攻則克,以謀則成,於是劉邦的力量,遂無敵於天下,終於蕩滅群雄,而使海內複為一統。本來古今中外一切政治領袖的成功,都可說是得力於用人,只有人才眾多,然後可以在政治上爭取主動。能像劉邦那樣豁達大度,舍己從人,鼓舞群倫,驅馳豪傑,這確是中外政治史上都同屬罕有的人物!所貴乎一個英明的領袖,並非他事事比人聰明高妙,反之,卻貴乎『無為』,寂乎『無能』,而能任用天下人的聰明才智。人主處群臣之上又操賞罰之柄,如果人主與群臣爭能,則個性稍強的有為臣下因嫌人主之自衿而故意不盡其能,另者風骨偏差的臣下因恐觸犯人主之逆鱗而獲罪,故不敢多所建言,成為庸懶政客,認為多做多錯,不做不錯。」「說得好啊!羅玫!簡直比唱得好聽!」「我記得……你說過:『政治,是軍隊整齊踢步的舒適(靴)鞋子;是仁愛;是自衛反擊的英傑戰爭,是勝利。』故而用人是政治的根本。歷史上政治之興國皆在此。唐太宗選天下德才,擔當天下事務,委任責成,各盡其用,產生了貞觀盛治;而隋文帝至察多疑,事皆自決,雖稱勤政,不免失國于唐。太宗非但善用人,並叮嚀宰相求賢,管大事,免得聽受詞訟,目不暇給,文山會海,無法助上求賢。項羽乃蓋世英雄,唯不能用一范增,三千子弟只剩數殘騎,空留得烏江邊之悲嘶!隋末,太宗已折節下士,推財養客,所以群盜大俠,莫不願效死力,而英俊備俱僚列;故太宗興家取國,成功在此。其既得天下後,安宗室賞功臣,進賢才理政務,聽官言納治道,成曠罕之績,貞觀超軼古今,成於此也;房玄齡孜孜奉國,知無不為,不欲一物失所;杜如晦志負大業,臨機決斷;李靖兼資文武,出將入相;李世績威破突厥,動合事機,推功於下;溫彥博進止雍容,敷奏詳明,善於宣吐、出納;魏征以諍諫為心,抑人主私情,恥其不及堯舜;王珪疾惡好善,激濁揚清,臨官賢舉綱維,為治識大體。『興王的良佐,原是末代的棄材』。」羅玫一口乾了杯,瞇著眼又說:「哈哈!我被紹白『征服』了。彼得大帝的改革對於文學所產生的衝擊力,一直到他的繼承者時才充分顯示出來;十八世紀末,俄羅斯處於一連串的衍化與軍事政變中,前後更迭五個女皇、三個皇帝;出生農家的羅蒙諾索夫可說是這新時代的象徵人物,他的崛起說明瞭……啊……!」羅玫忽然搔癢似的,以左手指刻意隔著黑色綢緞套裝在調整她右邊的胸罩肩帶,「俄羅斯人已能趕上歐洲人思想的最高水準;他是學者,也是作家;無數的論文顯出他具有極其敏銳的分析能力,是個數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與地理學家,為俄羅斯的科學和文藝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半個月後,羅玫自北京發電郵給我,內容是:讀 《三國演義》、《三國志》諸葛亮的用人之策:一個政治家在千百年後,他的姓名,還能為每一個人所熟悉;他的事業,雖最下層的社會,也能普遍傳頌樂道不衰,夠得上這個地位的,諸葛亮(孔明)要數第一人了。然而,一個賢能的政治家,最主要的還是靠善於用人。諸葛亮曾說:「人的心性情貌不一,有溫良而為盜者,有外恭而內欺者,有外勇而內怯者,有盡力而不忠者。」又說:「知人之道有七;一曰問之以是非而觀其志,二曰窮之以詞而觀其變,三曰咨之以謀而觀其勢,四曰告之以難而觀其勇,五曰醉之以酒而觀其性,六曰臨之以利而觀其廉,七曰期之以事而觀其信。」他說:「直木出於幽林,直士出於眾下,故人君選拔,必求隱處」。社會裏有很多能力之人,因為際遇不佳,無人賞識,埋沒風塵,無法展其所學。我給羅玫的回電是:用人原是為了做事,第一要分職權,第二要明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