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19-08-13 11:59:44lutin

探戈首爾記行6


foto: lutin


週六Onada人們皆說友善易卡,或者說週二/四/六的Onada都有同樣的友善特質。韓國第一代探戈DJ-M大表示,當年Onada的老闆請來Chan Park在此駐點教學社交型探戈,自此20年後探戈開始枝開葉散在韓國傳開來,目前他推算起來已傳到第三世代。

Chan Park韓裔美人,本業是NASA工程師,但他超愛探戈的,到B.A.長住+娶探戈妻+寫探戈書+拍探戈紀錄片, 他推動的社交型探戈理念,至今在Onada還能強烈感受得到。

我默默鑽進小房間更衣鞋,再慢慢游出來觀察情勢。剛才在Luz 的人潮似乎都湧回這裡,但當中臉孔有些不同。
沒有提早來,沒有位置坐,決定躲在吧台右前方的大紅磚柱後面,偷偷觀察舞池先。
只見池裡的魚兒們用比其它舞會更慢的速度,一滴滴地品嚐每個音符。女人沒有勾腳,男人沒有帶大型快速的動作;這裡場地小,人又多,站+坐著的人,與在舞池的人一樣多,沒跳的人都直直盯著池裡瞧。

站在柱後面很有安全感地偷看了一會兒,卻突然發現站在柱後完全無法卡到人,心裡暗叫一聲不妙。背後長眼似乎剛才瞄到,在吧台前方站滿了一整排Leader們。靈機一動乾脆來用機關槍掃射法,順便測試傳說中的友善度。
於是,cortina結束、調整好微笑、倒吸一口氣、向左後方轉身、從吧台右方第一位開始看、沒看回來、再看第二位、沒看回來、再看第三位、笑著看回來點頭了!

我確定有讀完Chan Park那本<Tango Zen: Walking Dance Meditation> 並看完那部《Tango Your Life》,有把握可以游出魚群們要的感覺。
順利游了幾個tanda後,默默站回DJ台下方吧台角落。假裝真的要喝水,因為旁邊站了一位很面熟的憂鬱小生。

去年他好像也站在同一個位置,但我沒有卡成功;今年再來卡卡看。站在他旁邊假裝沒事,內心小劇場又來了:二個人都站在同一條水平線一齊看向舞池,這叫我怎麼卡?
聽他小聲唱著Vals,輕打著節拍,這似乎是個sign。 我背著炸彈作自殺式攻擊: 直接微笑開口很小聲很小聲的問他:want to dance?
.
Yes。在胸腔互貼的情況下,他帶出類似兒時玩的翻手花感覺,步距稍大作橫式的拉伸感。創造出來的線條與其他人不太一樣,很有個人特色。按下星號作註記。

結束後我站回吧台跟眾leader一起排成一列,這次我站第四個。有位西方人游過來站第三個,來意不明可能要等我一下,因為站第五個的是週四在江南遇到的,那位身體會放電的眼鏡先生. 
為了眾家姐妹的福利,為了要找出能通用各Leader的放電公式,這卡我是發定了。

眼鏡先生不是冬季戀歌型的歐巴,是理工組的研究臉孔,所以花痴變因已被控制住;此外今天的場地與音樂,皆與週四不同。若待會兒他還能身體放電,那肯定是他本身結構問題,就算活捉到台灣來應該也能正常放電才是。

上一曲探戈快要結束了。這卡要小心發。決定採用聊天卡,問了2個問題,從他表情與回話的內容,大概有87%成把握能被邀舞。接著cortina一下,他竟然離開我身旁,往大紅磚柱上前一步。

這是什麼情況?剛才聊天都是白費了嗎?眼見要研究活體快飛走了,整個人不知如何是好; 不變應萬變,站在原地目光呆滯,不要看任何人,就看著他右後方的空氣好了。
一個move眼鏡先生這時回頭看我了,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柱後回頭」這招是經典存在的。看來一個探戈場地要能如魚得水,各個角落的發卡位置都要能運用自如。

搭擁抱、被電、tanda結束。
沒有記憶在跳什麼,只記得他這次在onada有些緊張,曾經快要帶錯一個小小動作,但我有cover回去。曲間他特別為那個小地方道歉,但這些都瑕不掩瑜,當電力很強的時候,站著不動都很愉悅。

他大概是皮膚有塗什麼特殊物質吧。這種帶電的情緒能量,Perri Iezzoni在書裡用 "nuclear generator" 來比喻,它是由生活壓力、責任等等蓄出來的。

看錶凌晨三點。沒有交換任何leader的FB,山水自有相逢。 探戈說再見要很灑脫。
.
(待續)

-《Tango Your Life》預告短片:https://vimeo.com/69832315

上一篇:探戈首爾記行5

下一篇:探戈首爾記行7